真格基金方爱之:投资人与创业者是相互成就的

  原标题:真格基金方爱之:投资人与创业者是相互成就的盟友 “有好东西”五年蜕变之路

  上周六,真格被投公司“有好东西”宣布获得愉悦资本领投的 2000 万美金新一轮投资,成为当下发展最快的生活电商之一。

  从最初不被看好的商业计划,不断转型完成千万美金的融资;从早期农村电商到如今切入直供精选生鲜农产品的社群电商,“有好东西”创始人陈郢这一路上走过不少曲折。

  今天,在祝贺陈郢和有好东西团队多年来取得成绩的同时,“有好东西”的投资人、真格基金合伙人兼 CEO 方爱之也在投资人手记中揭秘了“有好东西”背后,那些关于等待、探索、迷茫、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的故事。

  跟陈郢的相识,要回到 2012 年真格基金在哈佛大学第一次举办 Pitch Day (梦想路演日)的时候。

  当时还在哈佛大学商学院念书的陈郢展示了一个关于农村电商和物流的想法,说实话,当时的商业计划我并不看好。陈郢在农村长大,希望为农村复兴贡献力量。但他的商业模式,居然是雇一个卡车车队送货下乡,给农村小卖部和集市补货,实在是“太接地气”了……

  陈郢的项目没有进入前十名。当时真格基金刚刚成立,我们奖励十位胜出者每人一万美元,并告诉所有参赛者,真格会优先考虑他们的项目。以此鼓励海外学子回国创业。

  虽然陈郢的项目被所有评委质疑。但曾经在甘肃支教过的我被陈郢的愿景和在台上展现出的影响力所打动了。他一下台,我立刻离开座位,跑到后台追着他递上名片。当时他正在接受采访,神色有些落寞,但我还是告诉他:“我很看好你,我们一定保持联系。”

  2012 年到现在,五年过去了。在这五年中,陈郢离开美国、带着一群创业伙伴一个猛子扎进了江苏农村,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无数次转型。陈郢不断地思考、突破、创新,最终找到了现在初见成效、发展迅猛的社交电商模式“有好东西”。“有好东西”里面,确实有好东西。打开它,你会庆幸有这么多好东西!

  上周六, “有好东西”在答谢年会上正式宣布获得愉悦资本领投的 2000 万美金的新一轮投资,成为当下发展最快的生活电商之一,我真的非常为陈郢和他的团队感到开心。

  回到 2012 年,Pitch Day 结束之后,陈郢很快就发现当时设想的模式跑不通。虽然我门不能用 LP 的钱去投慈善概念的项目,但我觉得不能失去投陈郢的早期机会。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很大的潜能——

  陈郢是哈佛商学院贝克学者奖(Baker Scholar)的得主;成绩在学院排名前 5%,这是华人圈里罕见的成就。同时,他还和小红书的创始人毛文超、量子健康的创始人陆奕一起在贝恩资本共事过,有很耀眼的工作成绩。

  最重要的是,他一直对农村改革有深深的情怀。在哈佛商学院求学期间,他便深入世界各国农村做过调研和研究,身为拥有世界最优职业选择的陈郢,却励志扎根农村,奉献农村,并把他宝贵的青春时光投入了这个尚未成为主流创业方向的广阔天地。我认为这是作为创业者非常珍贵的品质,是理想主义和远见卓识的证明。

  在决定投资陈郢之后,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华创资本创始人唐宁(也是宜信的创始人)是陈郢的创业导师,陈郢曾帮助唐宁探索“宜农贷”等农村普惠金融业务。知道陈郢出来创业,华创也第一时间支持陈郢,不仅要投资,而且决定要领投。

  有一天早上,陈郢突然跑到真格基金的办公室跟我说,因为不想稀释太多股份,所以只想接受一个投资人的投资。当时我的感觉就像……表白后被人发了好人卡,完全不能也不想接受这个答案。但我也是一个不轻易放弃的人,跟他深聊了很多,劝他让我们先投资 5%,幸亏最后陈郢同意了。

  在拿到投资后,陈郢就离开北京,到了江苏一个叫盱 ( x ū ) 眙 ( y í ) 县(这个地名估计很少人能够读准)的地方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陈郢有年终回顾和感恩邮件的习惯。在信中会跟我们分享每年他个人的更新和一些思考,写得非常有理想、有情怀。最近我刚好翻到他 2012 年 10 月 27 日给我发的一封信,那时他刚刚从哈佛毕业,去向已定,充满了创业的激情和对未来的憧憬,其中有一段让我非常感动。信中写道:

  下这个决定曾让我非常害怕。我不是一个可以自信到能毫无畏惧地面对一个陌生和复杂的世界的人。但我想,当绝大多数人因为畏惧而远离这个领域时,或许正是更需要我的地方。

  于是我坐下来,在一张纸上写下所有让自己害怕的想法——各种光怪陆离和妖魔化。比如说“办公室被当地恶势力砸了”;比如说“谈项目喝酒喝到吐”;比如说“失败了找不到工作,到了四十岁还没结婚”;比如说“父母们身体不好,我却首尾顾不上”,比如说“我的伙伴们纷纷离开我一人孤单在农村”等。而其实最为惧怕的,是“不得不面对自己能力不够,有局限的事实,却不愿面对”。

  但当我把这些恐惧一点一点地写在纸上的时候,似乎恐惧也就随着这些字迹而去了。透彻思索我将面临什么给了我许多勇气。我甚至觉得:正因为我是一个有许多恐惧,而不得不在决定前想遍各种最坏的可能性的人,所以如果我仍旧决定走上这条路,那么这个决定就是很坚定的。因为如果谁想说服我不做这件事情,他估计也找不出我没有想过的理由。”

  陈郢的创业公司“有好东西”,可以说获得了阶段性成功。然而,所有成功的创业公司背后,都有过不为人知的“危险时期”。

  最初,陈郢想通过在农村运营“社群电商”,提高老乡们的生活质量。但是长期实践下来,陈郢发现大家似乎对这种模式并不买账,对于大多数农村居民来说,有没有电商带来的产品,他们的生活不会发生太大变化。

  为此,陈郢反思了很长一段时间,期间还回到真格基金参加过一个两天的创业培训班,思考接下来的发展方向。这个培训班,后来我们称之为“真驿站”——不知道下一步去哪里?来真驿站停一停,看一看,想一想——真驿站现在已经办了快十期、培训了上千人,成为真格基金的一个品牌项目。

  可以说,当时第一个班就是当时为了陈郢一个人量身定制的。在这个聚集了二十多个 MBA、PhD 的会议上,当时我们建议他试试互联网金融,他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太适合他。

  后来基于微信的风口,他试着从农村电商转型做四五线城市的本地媒体,创立了“我爱小城”(有好东西前身)。听说他转型做这个模式,我们立即给他追加了一百万美元,支持他的探索。“我爱小城”一度覆盖了国内的六七百个县城,成为当地影响力和流量最大的本地媒体和本地生活社区,不久得到了大众点评的投资。

  不出意外的话,“我爱小城”就会这么一步步走下去。但是,这会是陈郢终极的创业结局吗?我总觉得陈郢面前似乎展现着无限可能。

  2016 年 5 月,陈郢的创业已经走进第四个年头。跟他一起参加过真驿站的宿华,已经把快手做到了几十亿美金的估值。我走进陈郢办公室,说:“陈郢,我爱小城发展不错,但我认为你可以比当前的进展做得更好。以你的智商、能力、视野、领导力, 应该做件大事。”

  陈郢也认同。最后我们谈好,如果 6 个月后我爱小城没有爆发,就转方向。二十分钟内,我听到我和陈郢都渴望并坚信,更加激动人心的未来在召唤陈郢,在召唤真格基金。

  在各种生鲜品电商层出不穷的时期,他还要加入这个“战场”?!我很诧异,就问为什么。

  在驻扎村里谋求转型期间,陈郢和团队买了一袋当地的秭归脐橙试吃。没想到,橙子的口感超出想象,意外地好吃。团队一位成员提议,可以试试将秭归橙卖到城市。

  作为妈妈群中的社群领袖,陈郢的合伙人、也是他在哈佛商学院的同学常青在几个社群里推销了一下,结果只用了 2 个小时就卖出了本地一周的销量。

  陈郢告诉我,这件事情也正好验证了他们的一个想法:农村消费升级的时代还没有来临,与其帮他们“升级消费”,不如帮他们“升级销量”、提高收入。而这正好也满足了一二线城市居民消费升级的需求。

  陈郢在农村做电商时实践过的“社群电商”形式,迅速打开了局面,这也打消了我们当时的顾虑。事实证明陈郢团队的想法没有错,有好东西数据飞涨,为了保证产品质量,他们严格控制 SKU,靠仅仅 100 多个 SKU 就支撑起了 10000 的平均日单,和 3000 万的月流水,“有好东西”也很快获得了 2000 万美金的 B 轮融资。

  今年是有好东西发展的关键一年。但我毫不担心,陈郢的团队从 2012 年苏北农村创业时就一直跟随他,其中不乏毕业于哈佛、沃顿的优秀人才,期间风风雨雨一起成长,现在团队已经相当默契。

  我很庆幸自己一开始的“固执和坚持”,事实也证明,我们对陈郢和团队无条件的支持、信任是值得的。作为天使投资人,我越来越觉得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并不是一锤子买卖,反而更像是盟友,在公司前进的道路上一同试错、跌倒、爬起、转型、爆发,彼此扶持,共同成长。

  再次祝贺陈郢和有好东西团队一年多来取得的成绩,作为他们的忠实顾客,也希望他们可以带给我们更多健康、美味的高质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