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UE女性】方爱之:拥抱大事改变世界

  和方爱之约在下午4点钟在真格基金的北京办公室进行采访,这是她这一天里会面的第六拨人。

  早晨她和婆婆一道去参观了一间幼儿园。她的儿子两岁,女儿刚刚出生两个月,她想要给他们找一个更好的幼儿园。未待参观完全结束,她便赶赴一场商务午餐。下午1点回到办公室,接下来的时间以小时为单位分割。她会面了一个创始人,面试了一个应聘者,又和另外一家VC合伙人聊了AI领域的合作。我们的采访后,她会和从香港来的投资人见面。本来当天下午6点还有一个例行的“务虚会”,因为徐小平老师出差,被临时取消了。

  这是这位真格基金合伙人兼CEO最寻常的一天,也是方爱之来到真格的第六个年头。

  方爱之的履历整齐而好看。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而后获得斯坦福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职业生涯始于纽约摩根大通,后加入通用电气中国业务发展部,负责中国区的业务发展及兼并收购。2011年,徐小平将方爱之招至麾下,与她共同建立真格基金。截至目前,方爱之已经参与投资了蜜芽、小红书、出门问问、51Talk等七十多家公司,并担任多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她至今保持着见创业者听项目的基础工作,平均一天要看四五个项目、多的时候甚至要见八个、十个。因为负责着整个基金,除了看项目,她还负责融资、招募人才以及向媒体介绍真格的投资理念和计划,甚至担任电视创业节目的评委。

  面对创业者,她的姿态是友好的,“我更多在想的是怎么能帮到他们,会更多从他们的角度去思考。”

  方爱之曾有过一个著名的判断合作者的标准:是否愿意和TA一起吃顿饭。她解释道:“我愿意花时间和TA相处,就意味着我能向TA学到东西,这样的人我会更愿意投。”“吃饭”其实只是一种形式,也可以是度假或其他。总之是愿意把时间拿出来与这个人共享。

  最初小红书的创始人毛文超找到真格时,还是个学生,没有任何数据可以参考,判断要不要和他合作,方爱之用了一个有趣的比喻: “相当于考虑是不是要跟这个人结婚,一起走一条很长的路。”毛文超最初想把小红书做成一个旅游项目,并不是我们现在可见的这个“小红书”,方爱之看中的,是他想要做一件大事的决心。“我看好的人,他肯定想做一件大的事,他自己不会选择一个小而美的事。”相较于之前的轻松,在这个话题上方爱之更加坚定,“小而美的项目,我不会投。”原因很简单,因为“不赚钱”。“如果这个小而美的项目拥有资金回报以外的社会价值呢?”“从基金的角度出发,我不考虑。我的职业是投资人,投资决策最应该关注的是回报率。”她的回答没有丝毫犹豫。“但以我个人的身份就不一样了。”

  最初在投行工作的两年里,方爱之曾经自己募款,在甘肃最贫困的地方盖了一所希望小学,起名“伏羲学校”,自己管理,一住数月,教授孩子们中国传统文化。

  早前参与北京卫视的《我是独角兽》节目时,方爱之作为评审曾遇到过一位女性创业者,怀孕八个月,问她准备休多久的产假,对方回答四个月。方爱之心里当时的回应是,“还蛮长的……”她生完第一个孩子的隔天就已经开始用电脑远程看项目了,“因为就几个小时,反正孩子睡觉,我觉得无所谓。对我来说我觉得OK,如果他哭我就关掉喂奶。”孩子出生后第二周,她开始恢复工作,第三周进了办公室保持全职状态。“当很多事情离不开你,就必须要去平衡。”在她的感受里,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并没有让她放下工作,也不曾让她焦头烂额。

  她也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成立线岁,已经是已婚状态,VC又是一个相对能自由支配时间的工作,项目稳定了,她也顺理成章地开始进行人生接下来的使命——孕育新生命。

  她并不觉得太累,原因在于首先有很好的“阿姨”帮助她,另一点则是因为她是那种“不特别操心的妈妈”,心宽,不会看到那些别人做得不好的地方。生活里,她依然希望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身边女性她最佩服的是张欣,“我25岁认识她,后来变成好朋友。她有两个孩子,晚饭除非是重要的活动,她肯定会跟孩子在家吃饭,或者邀请别人到她家吃饭。她会去判断什么东西最重要。”

  事实上,在决定生小孩之前,方爱之曾和先生商量,是否可以选择做全职妈妈。两个人一起在家庭财务模型中做了一番“实验”和计算,得出的结论是,如果方爱之两年不工作,一切无恙。“工不工作对我来说就是个选择,我之所以这么选择了是因为我很喜欢这份工作。我的幸运在于,找到了我适合、我喜欢、我离不开的事情。因为在某一方面,真格是我第一个孩子,我现在的孩子实际上是第二个、第三个。”

  最初来到真格时,投资界还在流行草根创业者,这不是方爱之的强项,因为在国外长大,她的人脉里几乎没有草根创业者。她曾就此向徐小平求教,自己是不是应该弥补一下劣势,接接地气?徐小平给她的回复是,“你如果这样走就完蛋了”。徐小平认为方爱之最大的优势是留学生群体、斯坦福的资源,这些代表未来的精英阶层。“他给我一个明确的方向,如果我花时间再弥补我的弱点,我永远不会比其他人做得更好。但是如果我发挥我的优势,我就能比别人做得更好。”

  在真格六年,对方爱之来说是不停息地学习和奔跑。以前,她基本上一份工作做两年,但是在真格,一转眼五年过去,乐趣在于“天天不断地接触新的事情,接触未来”。作为CEO,她一直保持着自省的状态,带领团队努力往前跑,“你不知道下一个项目在哪儿,你的成绩单是永远在改变的,你永远需要抓住今年的项目。”

  读商学院的时候,她的理想很壮阔,“想要改变世界”,解决世界上最难的问题,比如医疗、能源开发。毕业后她去了通用电气,认为这个公司和她的理想是契合的。某一天她忽然接到在红杉资本的师弟的电话,说徐小平想要见她,一起做天使基金,“我说你肯定打错电话了,我没想过做投资,因为我父亲做投资,我老公也做投资,所以我不想再进到这个领域。”不承想,两次和徐小平的见面,改变了她的决定。

  加入真格的第一天,她看着项目心里忽然有一个声音,“叮”一声响了,“这个非常带劲啊,我一直在寻找颠覆和改变世界的方法,这些创业者们的念头就是在解决世界上的种种问题啊!”她也由此在这份工作里体会到与人沟通的乐趣,原先她以为自己内向,后来经过工作锤炼和性格测试后才一点点发觉,自己其实很擅长与人交流,并且可以多线程工作。

  她说自己在成长过程中缺乏自信,父母又对她要求极高,“父亲一直觉得我应该上哈佛。”这样的环境造就了她一项特殊的技能,在做投资人这件事上帮了大忙,“我很容易发掘一个人的优点。我观察别人的时候,会看到他比较厉害的地方。”

  父亲和家族对方爱之的另一个重要影响,是他们的爱国情怀。父亲方风雷1993年即参与筹建了中国首家中外合资投资银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成为“第一代中国本土投资银行家”。“我爷爷奶奶有六个孩子,我听我大妈说,他们每天放学,吃饭时的话题就是政治,我父亲他们到现在家庭聚会还是讨论国家大事。”方爱之一直记得父亲在她大学毕业时对她说过的一番话,“你又不是美国人,你是黄皮肤,你在那边的任何机构都不会做到顶级。所以有一天,你一定要回国。”

  前几年他们全家坐游轮度假,有一天在船上,父亲掏出《论语》来,说现在开始上课。他虽是投资人,却鲜少教授方爱之专业理论,而是一直不停教诲她“无论做什么,首先要做一个好人”。《论语》里面,她最喜欢“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这句,意在不因别人不了解自己而忧虑,而应当担心自己不了解别人。“尤其在投资行业,有些项目你觉得不好,或者是你会有自己的判断,但是除此之外,也要试着从被投者的角度去思考这件事,或者审查一下,自己还有什么欠缺,为什么没有看到他的角度。”这是方爱之的自省之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