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战线上的传奇人物——罗青长

  他有着三过雪山草地的传奇经历,他曾经打入胡宗南部从事地下活动,他是当年中央清查潘汉年历史问题的执行者,他是周总理临终前召见的最后一人。罗青长依依不舍地向总理告别,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永诀,这也是总理最后一次约中央部门负责人谈话。

  1955年潘汉年案件发生。按照周总理的要求,由李克农同志牵头,时任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副主任的罗青长担任组长,与总理办公室秘书许明、公安部12局局长狄飞,组成三人调查小组,调查1939年3月到1948年8月潘汉年和中央来往的电报和有关记录文件。

  三人小组花了三个月时间,按年月排列,认真调查了潘汉年当时与中央的有关文电,整理出一份详细的审查材料。4月29日,李克农根据审查材料向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写了正式报告。报告列出7个疑点,建议中央进一步审查核实,同时也提出了有力的五大反证:

  一是中央一再有关于打入敌伪组织,利用汉奸、叛徒、特务进行情报工作的指示;

  然而,当时“左”的风气越来越盛,这份实事求是的报告没有得到中央的重视。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陈云同志建议重新复查潘汉年案,这份报告才成为为潘汉年平反昭雪、恢复名誉的重要依据,发挥了积极作用。

  1995年3月,在潘案发生后第四十年,罗老发表了《潘汉年冤案的历史教训》一文,以亲历者的身份,结合当时的政治背景,客观回顾了潘案始末,还历史以真实。在文中,他不只一次地写到:“潘汉年冤案的发生,是我党的历史悲剧。”“潘汉年冤案,是一个历史悲剧,是沉痛的教训。”

  从三十年代起,罗青长就在周总理的直接领导下工作。1952年起即担任中央对台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长期在周总理的领导下分管对台工作。

  1975年9月4日,周总理病情恶化,仍不顾疾病的折磨坚持批阅文件。当他看到《参考消息》3日转载香港《七十年代》编辑部一篇专稿《访蒋经国旧部蔡省三》时,当即批示,要罗青长和他的秘书钱嘉东找王昆仑、屈武等人对有关蔡省三的材料“进行分析”,“弄清真相”。在批件的最后,总理用颤抖的笔连写下四个“托”字。

  由于病魔的折磨,总理连续几天都处于半昏迷状态。12月20日,他的神智稍微清醒,清晨一醒来就呼唤罗青长的名字,催促身边的工作人员把罗青长找来。等罗青长一进病房,总理就急切地询问台湾的近况以及台湾老朋友的情况,嘱咐罗青长不要忘记那些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由于身体的极度虚弱,总理两次昏迷过去,最终不得不终止谈话。

  罗青长依依不舍地向总理告别,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永诀,这也是总理最后一次约中央部门负责人谈话。总理留给他的最后遗墨和最后遗言都与台湾问题有关。总理逝世后,罗青长担任了周恩来治丧办公室副主任,他强忍着悲伤,送总理走完最后一程。1月15日晚8点左右,罗青长和当时的中央组织部部长郭玉峰,总理生前卫士张树迎、高振普一起,登上一架安2型农用飞机,按照总理的遗愿,将骨灰撒向祖国大地。

  对于总理的嘱托,罗青长一直铭记在心,始终心系台湾。1960年,总理曾托张学良的弟弟张学铭及夫人朱洛筠转送一封亲笔信:“为国珍重,善自养心;前途有望,后会有期。” 罗青长不知道这封信是否转达到张学良手中,又于1992年和1996年两次手书,托人转交张将军。第二次转交,张将军终于看到了。捎信人阎明光带回了张将军手捧字幅沉思的照片。2005年连战、宋楚瑜的大陆之行,更让他兴奋了好几天。他相信,如果总理泉下有知,也一定会感到欣慰。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当年意气风发的红小鬼,如今已是双鬓皆白的耄耋老人。不论是战争年代的出生入死,还是和平建设时期的励精图治,亦或是离休之后的心系国事,他的身上始终保持了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作为一名有着7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他真诚地祝福伟大的党永葆生机,伟大的祖国更加繁荣昌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