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瑞雷:我的洞穴生活-小隐于野

  我曾在极少数场合提及,1972年我曾在山洞里生活了近两个月时间。人们问,你不是有房子吗?“是的,我有房子,而且我预先付过房租和所有账单了。”我解释道。

  我曾在极少数场合提及,1972年我曾在山洞里生活了近两个月时间。人们问,你不是有房子吗?“是的,我有房子,而且我预先付过房租和所有账单了。”我解释道。“哦,所以这就像度假一样。”他们点点头,仿佛想让自己确信我没有疯或者我并不是无家可归的人。我并不认为那是度假。只是在我22岁夏末的时候(那年10月,我满22岁),在丛林里生活了一段时间。

  从小我就喜欢树林,在那里我觉得很舒适。当时亚特兰大北部郊区的边缘仍有林地、小溪和湖泊,我从小就在树林中漫游,觉得那里比任何地方更像我的家。春夏之际,我在湖里钓鱼,并经常趟过沼泽到一个小岛上烹饪我的猎物。我最喜欢的一个地点是离我居处不远的竹林,我在这里坐着、阅读、画鸟或蛇。在这片竹林中生活着一只大的黑王蛇。这只蛇和我之间渐渐对彼此熟悉起来。有时候,它会紧挨着我盘坐下来,并会从我的腿上慢慢爬走。它会允许我触碰它并握着它。有一天,当我握着它的时候,它突然挺身而起并把我的棒球帽从我的头上夺走了。它把帽子叼在嘴里,然后又丢掉它。坦白地说,我当时感觉到这只蛇具有幽默感,如果它可以笑的话,我应该会听到它嘲笑我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