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民“导演”和他的20载“村晚

  上世纪90年代,头脑灵活的黄业江跟着舅舅跑运输,后来又转做物流中介,全家的日子还算富裕。然而,为办“村晚”,1998年以来,黄业江每年都有一个月的时间“不务正业”,且还要贴几千块钱,他与家人的矛盾也渐渐增多。

  没几年,妻子又因他放着自己家的生意不管,花尽积蓄买“无用”的音响,身体和精神频出问题。

  不顾妻子的阻挠,他还是固执地走出家门去排练。因为长期生闷气,妻子得了抑郁症,精神状态时好时坏。村里的干部还有乡亲都来劝他放弃,但他依然咬牙办完了当年的“村晚”。

  那一年,黄业江“流着泪”办完了“村晚”。之后,他带着妻子四处寻医问药,一个大男人,眼泪啪嗒啪嗒地掉。父亲和妹妹也都流着泪劝他放弃,“再这样下去,家还算是家吗?”

  “那段时间真的是太难了!确实亏欠家人,尤其是妻子太多。”但黄业江说,自己就是爱好这个,不想放弃。

  妻子生病那几年,村干部和很多热心村民,主动放下自家的活,到他家帮着做饭、打扫卫生,让他非常感动。

  “如果说之前我办‘村晚’感动了别人,那么那段时间大家对我的帮助又实实在在地感动了我,让我有了继续办‘村晚’的理由和动力。”黄业江说。

  2005年以后,黄业江自办的“村晚”,名声越来越响,吸引了东海电视台、连云港电视台、江苏卫视、中央电视台等众多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村晚”越办越红火。

  有人说:“他头脑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神经病,为啥贴人贴钱干这个?家里人不同意,还跟家人闹意见。”

  还有人怀疑,上级文化部门拨了专款给黄业江,所以他才这么卖力搞晚会,而且年年在搞。

  对于这些,黄业江并不理会。“只要我还能动,我就要把黄川的‘村晚’一直办下去。不仅要办下去,而且还要争取一届比一届办得好。”

  “你拍的那张照片真是太好了,照片里每个人都是笑脸。”每次见到好友张开虎,黄业江都会翻出一张多年前的照片,与好友一起分享、回味村民们看“村晚”时的那种欢乐。

  “很多人问我,你办这个节目图的什么?我图的是大家的一个笑,一个乐。这个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黄业江说。

  演出当天,要仔细看现场,舞台上的演员表演得开不开心、台下的观众是否看得开心;演出结束后,看拍摄的照片、看录制的视频,仔细分析哪些节目大家看了以后笑得最开心,为下一届“村晚”节目策划提供指导。

  “大兵(黄业江小名)办的‘村晚’,我一直在看,感觉一年比一年办得好。很多人当天吃完早饭就带着板凳赶去占座位。大家都很感谢他,希望他能继续办下去。”56岁的黄川村村民李祖霞原先是黄业江邻居,黄川村“村晚”,她一年都没错过。

  63岁的夏德玉老人同样是黄业江“村晚”的“铁粉”。“以前村里春节期间没啥娱乐活动,基本都是打牌赌钱,自从办了‘村晚’后,村里打牌的人少多了,村里也热闹了许多,过年的氛围更浓了。”

  “能不能给我们家孙女弄个舞蹈跳跳?”“你看我家闺女能不能当主持人?”很多村民都以上黄业江的“村晚”为荣,经常找他要求上节目。

  “谁说农村泥腿子搞不好文艺?只要坚持用心钻研,办晚会咱也不比人家文化人差。”

  回忆着20年为黄川村“村晚”的付出与坚持,黄业江觉得一点都不后悔。“能为家乡做点事情,让乡亲们开开心心,我就满足了,人活一世,总要有点追求,不能只是一味赚钱。”

  除了逗大家一乐之外,黄业江还将“村晚”视为吸引大家走出家门、一起聚聚,拉家常,增进感情的纽带。

  “最近几年,中国发展很快,老百姓的钱包越来越鼓,人也越来越忙。但一方面村里的中老年人农闲时节比较空虚,需要丰富的文化生活;另一方面年轻人也可以借‘村晚’这个平台,春节期间走出家门,在一起多聚聚,联络感情。”

  黄业江办“村晚”,很少请“外援”,主体演员大都是本地村民,即使有“外援”,也基本上是义务演出。

  “我办‘村晚’,不为赚钱,更不是作秀,不能拿钱去请演员有偿演出,这样就变质了。”黄业江说,他需要的是真心热爱文艺的村民参与,这样“村晚”才能办得长久、接地气。

  “给钱我还不参加呢,我就是冲着黄大兵你这个人才来的。”连续十几年给黄业江“村晚”免费当主持人的朱崇君,是东海县某律师事务所主任,每年再忙都要抽时间给黄业江的“村晚”帮忙主持。

  “在黄川村的春节联欢会里,凝结了太多人的智慧和汗水,大家不为名利,只为一个爱好。这样的开心、这样的乐趣,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在黄业江的坚持下,很多节目大都取材于身边的人和事,展示“土得掉渣”的内容,重在体现“农民也能演”的文化自信。

  为办好2018年“村晚”,早在半个多月前,黄业江就已经放下手中的物流配货生意,开始筹划第二十届“小村春晚”了。目前他征集了20个节目,并按照主持组、舞蹈组、歌唱组等分别建立了不同的群,分类指导排练进度。

  村民们也早就开始准备自编自演的节目。“小品节目不好说,表演不好会砸锅,临时换成三句半,等着看……”8日下午,记者来到黄川村村部门口,看到黄业江正在专注地指导着四五位小朋友表演“三句半”。

  “今年我们准备了花船、相声、三句半、唱歌、跳舞、器乐等20几个节目,正式的节目单很快就能出来。”黄业江说,很多演员已经连续多年参加,表演依然热情不减。

  53岁的本村村民张玉,已经连续十几年在黄业江的“村晚”上表演了。因为表情夸张、经常反串男性角色,她的小品总能引起大家捧腹大笑。今年她又自编了一个名为《刁媳悔改》的小品参演。

  “小品里有婆婆、媳妇、儿子(丈夫)三个角色,我女扮男妆演儿子(丈夫)这个角色,主要表现在婆媳矛盾中,儿子(丈夫)受到的夹板气,目的还是引导大家正确处理好家庭关系。”张玉说,自从有了“村晚”,她感觉每年过春节又多了一种希望和期待。

  “现在我们正抓紧排练,争取大年初一那天把最好的节目呈现给大家,让大家过一个欢乐的狗年春节。”黄业江兴奋地说。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