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海道:中国被掳劳工刘连仁的13年“穴居野

  当年的“穴居野人”刘连仁已经作古,其子刘焕新仍走在一条向日本政府讨要公道的荆棘之路上,他不知道,距离赢来最后尊严的时刻还要多久。

  1944年10月18日,刘焕新在山东高密市井沟镇草泊村出生。在他出生的前40天,刘连仁被日军抓走。“刚开始时,家里人还以为父亲是出去做劳工了,不知道被弄到了日本。”

  时间一长,家里人都以为刘连仁不在了。被抓走时,刘连仁刚结婚不久,刘焕新便成为其唯一的孩子,当地人都将刘焕新当作刘连仁的遗腹子看待。

  为了纪念父亲,家里人将刘焕新起名为刘寻,意为寻找父亲。后来,寻找不到,就改为刘盼,意思是盼望父亲有一天能突然回来。年岁稍长以后,刘焕新和村里的其他孩子一起到学校读书。班主任老师知道他的情况,觉得“寻”和“盼”都代表一种被动的思想,有点消极的意思,不利于孩子的成长,便建议其将名字改为“焕新”,也就是焕然一新的意思。

  当时,刘焕新的祖父母还在世,母亲赵玉兰带着年幼的刘焕新,一大家子生活在一起。这个受尽磨难的朴实农妇,最终等到了丈夫回家的一天。

  刘焕新告诉笔者,从父亲那里,他陆续知道了当年父亲走后的遭遇。“他被强掳到日本后,被带到北海道明治矿业公司昭和煤矿。那个时候,因为战争,日本男人已经很少了。他们被掳到那里后,被安排干最苦最累的活。父亲告诉我,他一刻也没有放弃过逃跑的念头,5个月里跑了4次。”

  “每次都是集体逃跑,每次都被抓了回去。到第5次的时候,一共跑了5个人。”刘焕新说。1945年6月底的一天,5个人跑出来后,当时就被拉网式围捕抓走了3个。到冬天,又被围捕抓走1个。最后,只剩下刘连仁一个人逃到了北海道的深山老林里。

  “北海道到处都是冰天雪地,没有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父亲便自己挖了一个洞,先用树枝盖起来,然后再在上面铺一层土,尽管里面的空间非常小,但由于有了土层的覆盖,还算保温。”

  刘焕新说,父亲基本上成了穴居动物,除了外出找食物外,一般不出洞。到被人发现时,其肢体已经僵硬变形,不能正常走路了,也不会讲线年,他就没有和人说过话,语言功能已经没有了。”

  冬天,刘连仁到海边找来海草和海带晒在海岸上吃,夏天便到树林里找野果子吃。“他就跟动物冬眠一样,可以五六个月不出洞,最多醒来十次,一个冬天基本上不大便。”

  刘焕新动情地说,是一只逃跑的兔子无意中救了父亲一命。“1958年2月8日,有一个名叫夸田清治的日本猎户上山打猎,在追一只野兔时,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洞口在冒热气,他起身拿猎枪拨弄洞口,并朝洞的方向开了一枪,但没有直接打向洞里,随后便走了。”

  “我父亲感觉被人发现了,等猎人走远后,便从洞口爬了出来。当天他跑了一个晚上,但由于当时积雪很深,一个晚上也没有跑出三百米远。他身上也没有衣服,冻得不行,便又折回到洞里。”

  第三天,夸田清治到当地警局报案,随后带着两名警察找到了刘连仁。在度过了13年穴居野人生活后,刘连仁再次回到了人类社会。“尽管父亲被人发现并救了出来,但他的回家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刚开始时,他被当作‘非法入境者’逮捕。最后,在一位当地华侨的帮助下成功获救。”

  “当天晚上,当地的《北海道新闻》就播出了父亲被发现的新闻。在新闻中,他被称为‘非法入境者’。华侨席占明看到这个新闻后,当即找到警察局,要求面见我父亲。由于父亲已经不会说话,在问话时只能以点头或摇头示意。在搞清楚父亲的真实身份后,当天晚上他就被席占明领了出来。”

  1958年4月10日,在祖国的关怀和中日友好人士的帮助下,刘连仁踏上了归国之途。“当时,主席亲自接待了我父亲,还把我抱了起来。”在说到这一细节时,刘焕新突然语气提振了起来,说道,“那一年,我已经13岁了,但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那个场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1958年,难胞刘连仁返回祖国。刘连仁下船后和家人团聚,前左是他的妻子,中是他的儿子。

  1958年4月15日,天津塘沽,国家主(zhu)席紧紧地握着刘连仁的手说:“欢迎你!欢迎你!祖国人民欢迎你!”刘焕新回忆说,当天晚上,又来到了刘连仁一家三口住的旅社,和刘连仁拉起了家常。最后,对刘连仁说:“这些年你受尽了人间苦难,明天先到医院去检查一下身体,好好治一下病,这里有好大夫。”

  第二天,亲自安排刘连仁到医院检查,还陪同他看了戏,并设宴招待了刘连仁一家。饭后,还和刘连仁一起照了相。在天津住了5天后,刘连仁回到了山东高密老家,并先后多次担任当地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并应邀前往部队、学校做报告。

  “父亲回家后,于1959年生了一个妹妹,第二年又生了一个弟弟。但弟弟长到9岁时就死了。”刘焕新说,重新团聚的一家人,虽然艰难但很幸福地生活着。几年后,刘焕新为了帮父亲表达对政府的感恩,报名参加了解放军。被问到这一情节时,刘焕新说:“没有强大的军队,就没有强大的国家。我当兵既是为小家,更是为大家。”

  转业以后,刘焕新被分配到高密县供销社,担任工会主席等职,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继续努力。就在这段时间里,年事已高的父亲刘连仁向儿子表达了一个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向日本政府讨回一个公道。从1980年起,刘焕新先后陪同父亲去过日本4次,2000年刘连仁辞世后,刘焕新又去了日本9次。

  就在刘连仁去世10个月后的2001年7月12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刘连仁起诉日本政府一案做出了一项判决:要求日本政府向曾经被侵华日军强掳到日本北海道充当苦役的中国人刘连仁赔偿2000万日元。当时有媒体动情地写道:“刘焕新手捧刘连仁的遗像,泪流满面。‘我受苦受难的父亲只差一年就会看到今天的胜利,这是他盼了半个多世纪的结果。’”

  然而,胜利远非想象中来得那么快。随后,日本政府提出上诉。2005年6月23日,日本东京高等法院二审判决刘连仁败诉。东京高等法院在刘连仁诉讼案中,承认了日本政府在战后没有及时保护刘连仁属于违法行为,但以“当时日中两国间没有关于国家赔偿的相互承诺”为由,驳回了一审判决。

  为了便于中日两国人民了解刘连仁惨遭日本军国主义奴役的历史线日,刘焕新筹建的刘连仁纪念馆开工建设,于同年9月2日落成开幕。刘焕新告诉笔者,“刘连仁纪念馆”就在他的老家附近,高密市井沟镇草泊村,展馆总面积158平方米,展馆内陈列了刘连仁生前部分遗物及刘连仁对日诉讼案的相关文字、图片、音像资料等。

  “现在,主要是当地学生和部队官兵前来参观,零散的旅游者也不少。”刘焕新说。这个纪念馆是一个完全民间的、非营利性的机构,每年他还要投入不少的经费和精力来管理。“但我一点也不后悔做了这个事情,能为中国劳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我最大的欣慰。”刘焕新说,“我这辈子就是剩下一口气,也要把父亲的官司打到底,总有一天,我要讨回这个公道!”

  【摘自:《寻找最后的抗战老兵》朱春先/著 世界图书出版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网络 】

  历时多年,寻访三十余位抗战老兵;叙写战争和人生的真相,展现不可再得的口述历史。

  从2009年开始,《寻找最后的抗战老兵》的作者朱春先走访了湖南各地以及山西、重庆、云南等地的三十多位抗战老兵,完成了“寻找最后的抗战老兵”系列报道。《寻找最后的抗战老兵》是这个系列报道的整理和汇编。目前,书中的很多老兵已经逝世,他们的战斗经历和生活经历,是我们不可多得的珍贵的口述史料。

  朱春先,资深媒体人,先后在长沙晚报报业集团、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湖南日报报业集团等所属媒体工作。新闻作品曾获“全国法制好新闻”奖、湖南新闻奖等。著有《跟着论语写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