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连仁之子回应“劳工三团体接受三菱和解”:

  二战中国劳工三菱受害者山东联谊会会长、刘连仁之子刘焕新强调,“他们主导不了(和解)”。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执行会长张一宪则指出,“草率和解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

  发表“接受三菱和解方案”声明(下简称“8.3声明”)的三家团体分别是二战中国劳工三菱受害者联谊联席会、二战中国劳工长崎三岛受害者联谊会(高岛、端岛、崎户)、中国被掳往日本劳工河北三菱分会。37名三菱受害者遗属参加了声明发表仪式。

  声明称,三团体对三菱公司的谢罪书、拟支付的和解金额是不满意的,但考虑到幸存者均年事已高,希望在有生之年解决此问题,“在征询大多数受害者及遗属意见后”,认为此和解是可以接受的。

  二战中国劳工三菱受害者山东联谊会会长、二战中国劳工三菱受害者中国联谊会执行会长刘焕新是刘连仁之子。刘连仁是中国受害劳工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曾在日本穴居13年成为“野人”。他也是中国乃至世界首位以个人身份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的维权者,被誉为“不拿刀枪的英雄”。

  刘焕新告诉中国青年网,“8.3声明”三团体相关负责人曾邀请他参加活动,但他没有答应,“我们和他们不是一伙的,我们不参与他们的活动。”

  “他们没有多少劳工,一共不超过100个人,而且他们三个团体其实是一伙人,分成三个团队只是增加签字名额。有人在东京幕后指挥,很多人不明真相就跟着去了。”刘焕新指出,“他们想主导这个事(和解),但主导不了。”

  就上述说法,中国青年网试图联系宣读“8.3声明”的二战中国劳工三菱受害者联谊联席会秘书长戴秉信进一步核实,未果。

  刘焕新介绍,多年来,和日本三菱的和解工作“我们也一直在推进之中”,但和解的前提是,三菱方面必须“谢罪”,而不是“反省”;三菱赔偿“谢罪金”,而不是“安抚金”。他强调,“这个事实必须搞清楚。”

  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执行会长张一宪也对认同“8.3声明”进行了否认。他表示,草率和解“只能让三菱公司的阴谋得逞”,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我们不能在历史上留下遗憾,不能作历史的罪人。”

  二战中国劳工索赔案律师团律师董一鸣则指出,“在目前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一批人企图绑架媒体误导舆论。”

  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委托中国青年网就“8.3声明”发布题为“我们的态度 我们的心声”的声明(下简称《声明》)。《声明》称,日本三菱公司对中国受害劳工从未真正承认历史事实,从未线年之前,从未有过解决强掳奴役中国劳工事件的诚意和行动。

  《声明》指出,2014年2月26日,三菱公司被部分在北京居住的劳工及遗属告上中国法庭,3月1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此后三菱开始主动与中国受害劳工团体接触并表示愿意和解。但三菱抛出的《基本和解协议》附件的谢罪文中,把强掳中国劳工说成是被动地“接受”,把奴役中国劳工表述为“使用者”,把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描述成“为今后日中两国友好发展作出贡献”。“虽经我会及律师团反复严正交涉,三菱公司始终未作任何改变。”

  《声明》认为,目前三菱公司打着“乘幸存者在世尽早和解”的幌子,试图拿出“些许款项”继续掩盖事实,草率了断罪责,蒙混过关。

  《声明》强调,在三菱公司对于“承认历史事实”、“真诚谢罪”、“实质赔偿”等核心问题推卸法律责任的情况下,目前所称“和解”达不到正视历史史实、告慰被残害致死的亲人、抚慰幸存者、安抚死难者遗属的“基本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