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里描写的“归墟”跟连云港到底有多大

  【连网】(张晨晨)著名畅销小说《鬼吹灯》之《南海归墟》的大致情节是这样:为寻找传说中的“秦王照骨镜”,胡八一、王凯旋、Shirley杨等人,只身潜到传说中的“归墟”。

  那么,归墟是什么?《列子汤问》记载:“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名曰归墟。”而《山海经》也记载了这处“无底之谷”,并称其为东夷“少昊之国”。而它又被后世通称为“海眼”,更具体点叫“少昊之墟”。

  若百度一下,会发现,现今的曲阜、宿迁、邳州等地均自称是“少昊遗墟”,当然,也有不少史料指出,“少昊遗墟”是连云港海州。但从这部《鬼吹灯》的副标题可看出,作者觉得“它的位置在东海并不准确,实际很可能是南海海眼”。

  史料记载,少昊名挚,姓姬,字青阳,在古代神话中是西方天神。但初始是东夷部落的首领,以挚鸟为部落图腾,相传有风鸟氏、玄乌氏、青乌氏等24种。从这些传说可推测,东夷是由24个以鸟为图腾的氏族组成的大部落。那么他们有哪些外在象征?东汉文字学家许慎在《说文》中记载:“夷,东方之人也,从大从弓。”可看出,东夷人应该是普遍善于弯弓射箭,而恰巧,“射日神话”中的大神后羿,正是东夷有穷氏的首领。

  自古有言:“东曰夷、西曰戎、南曰蛮、北曰狄”(日本和朝鲜当时也被归入东夷)。而众所周知,连云港位于大陆最东端,正是东夷部落的聚居地。史书记载:“夷有九种”,连云港按照地域划分,所属其中的“嵎夷”(又名郁夷),也就是今天山东东部日照到我市大部分地区。从考古发现和文献记载看,西河文化、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和继之而来的龙山文化,应当是东夷诸多部落远古文化发展的重要阶段。

  而“东夷首领”少昊的出生也颇具神线多年前,少昊氏母家鸠鸟氏的女儿皇娥在桑墟之中的桑林里相戏,遇到了“启明星”的化身“白帝子”,由此成就了一段姻缘,结成了两个不同氏族的血缘联盟。东晋王嘉在《拾遗记》中有一段有关少昊氏族联姻的描绘:二人游漾忘归,对歌言情,戏于桑林之中。时有大星如虹,灿然夺目,飞下贯流穷桑之野。皇娥意感身动,孕而生少昊。

  值得一提的是,金星就是启明星,而启明星就是太白金星,可说少昊的父亲就是太白金星。而在他诞生时,天空有五只凤凰,颜色各异;成年后,他成为本氏族的首领,后来又成为整个东夷部落的首领。少昊在位84年,被尊称为“祖先神帝”。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鬼吹灯》中,天下霸唱并未引用“少昊氏”典故,而是虚构了一个“恨天氏”。他在小说中这样写道:“周穆王筵神盂上记载了在南海的尽头,有一个被称为归墟之国的地方,现在比较通用的称呼是恨天之国,恨天氏掌握着龙火秘密,周天子派使者前去,希望能借龙火铸造天鼎”而他更是借Shirley杨之口,想象这归墟恐怕是个矿洞。那里造成的诸岛塌陷,可能和在海底大规模的采矿行为有关。

  而可信的是,清《嘉庆海州直隶州志》曾记载过海州为“少昊之遗墟”。新中国成立后,苏北、鲁南地区多处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遗址相继发现,考古界认为大汶口文化就是少昊文化。而随着我市30余处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现,考古界推测,上古时期的羽山是东夷部落的起源地之一,在中云台山附近发现的藤花落遗址是当时东夷民族祭祀海神的地方。

  这个“少昊氏”可不简单,在司马迁的《史记》中被列为了上古五帝之一。这五个帝王包括少昊、颛顼、高辛(帝喾)、尧和舜。少昊在古代一直是以太阳神作为祭祀的神祇,那时的先民盛行过以日为崇拜,以鸟为图腾的原始宗教,我市的“将军崖岩画”和东磊太阳石证明了这点。而在《我的邻居是妖怪》中,我们已提及“羲和生十日”和“三足金乌”的神话传说,这些都与东夷部落的图腾崇拜有关,而这里有必要再补充讲解。

  所谓“何处觅扶桑?佳木在东方”,古字的“東”字是一个象形字:日在木中。它说明东方升起的太阳与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联系在一起,而扶桑木就生长在东方的汤谷,那上面栖息了十只“三足金乌”。而之前我们论及“汤谷”所在的地方,包括有曲阜、日照等地,而另一种说法就是在我市云台山上的东磊部分植物学家认为六七千年以前,郁洲山上枫香和紫藤混生的植被景观,有可能就是古代的扶桑。

  一些人士考证认为,连云港地处暖温带阔叶棕壤地带,以夏季林为主。在山的北坡多华北式植物,蒙古栎、辽东桧、桧柏等。而山的南坡多亚热带树种,枫香、乌桕等,世系繁衍,家族庞大。枫香木属金缕梅科,是一种落叶大乔木。此树最高可达40多米。《说文》、《尔雅》中又称此树为“枫摄”,而扶桑正是枫摄之音转。而直到今天,云台山上还可以看到原生的枫香林,成林十分高大。在苏马湾、柳河、南云台等原生林中,还可以看到这种“两两同根生”、“更相依倚”的自然植被。所以,他们认为,“扶桑”该是这两种林木的组合共生。

  而根据这些地域特色和历史文献记载,不少当代文史专家也认为“少昊遗墟”就在我市。这其中就包括了我市一位著名的历史学者,他在《少昊稽索》、《“少皞之墟”辨》等文中,对《左传定公四年》中:“少皞墟,曲阜也,在鲁城内”的记载提出了质疑,他提出,“根据史籍和地方志以及出土文物的初步辨析,以为少皞之墟在古代海州,即今连云港市范围内的羽山云台山地区,而并不在曲阜。”

  他还引用《山海经大荒经》中“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的记载,认为“羽山和云台山之间的海外大壑”即书中所指。他引用了《隆庆海州志土贡》中的记载:“旧志上贡之物曰翎毛四万一千一百九十根。”考证了“赣榆”的命名是由羽山的赐羽、贡羽而得。《禹贡》中记载:“羽山之谷,雉具五色,因以羽名,下有羽渊。”

  据我所知,陆地上的“海眼”很多,有成都海眼,日本海眼,而比较知名的是北京的北新桥海眼,那里还有个“锁龙井”,传说刘伯温、姚广孝把一只孽龙锁在了下面。但说到底,这些都算不得真正海眼,充其量是个泉眼,真正的海眼还是“归墟”(有说法称“百慕大三角”可能也跟“归墟”有关)根据神话说法,世界宇宙间各条河流,甚至连天上银河,最后都汇集到“归墟”里。但归墟里的神奇之水,并不因此而有所增减。

  而在这片神奇的水域,著名的“五神山”就居于其间。《列子汤问》有载:“其中(归墟)有五山焉: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我国著名神话学家袁珂据此曾生动描写道:(这五座山)每座山的高和周围都是三万里,山和山的距离通常是七万里,山顶平坦的地方也有九千里。山上面有黄金打造的宫殿、白玉筑成的栏杆,是神仙们住家的地方。那上面所有飞禽走兽都是素白颜色。到处生长着珍珠和美玉的树,结的果子就是美玉和珍珠,味道很不错,吃了可以长生不死。

  而正因为上面盛产这种“长生不老药”,才引得各代王侯将相纷纷出海寻找这几座山,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徐福东渡”了他要为秦始皇寻找的,正是“五神山”之一“蓬莱仙岛”。值得一说的,作者天下霸唱也在《南海归墟》中虚构了一个诡异传说,那成为秦始皇交代“徐福东渡”的动机所在,更成为文中贯穿始终的“秦王照骨镜”的由来。

  一次,秦始皇南巡,遇海中浮出一具高大威武的男尸,其尸肉坚似铁,穿着上古之王者衣冠,长须飘动。秦始皇以为这古尸是海中仙人遗蜕,应当供奉起来,以求仙人赐不死药,但其他人则持相反看法,认为这乃妖物所化。最终,他们发动刑徒凿山做藏,埋住尸体,并用秦王照骨镜压尸,直到千年后山体崩塌,古镜重见天日

  而实际上,在《南海归墟》中,多处都能看出天下霸唱对东夷文化的研究之深入,比如小说中,当胡八一他们在“归墟”中碰到所谓“蚌鬽”的无骨女尸时,联想到了一个叫做“徐偃王”的东夷人,史料记载他就是“有筋无骨”。而历史上也确有其人,并且来历不凡《后汉书东夷传》记载:他生活在周穆王时期,封地有五百里,向他朝贡的有36个国家;而且曾联合九夷攻打西周。至于他为什么“有筋无骨”,至今是个谜。

  话说回来,当初的“五神山”总飘忽不定,颇与《阿凡达》中的“悬浮山”有些类似。而先民们对此很是厌烦,于是向天帝投诉。天帝唯恐宇宙东部的神山流移到“西极”,使神山居民流离失所,就派北海之神禹强,驱使十五头巨鳌分为五组,分别用头顶住山基,稳住了五座神山它们受命六万年轮换一次,这就是“巨鳌负山”的神话。

  而说到禹强,我们已在《我的邻居是妖怪》中对其“父亲”禺虢有所记述,而它的人面鸟身,也表明了与东夷少昊的渊源。此外,历史上有不少史料和文史专家认为,女娲补天时,所采取的“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等措施中,也是用了这些巨鳌的足,无怪乎后世盛传在我市出生的孙悟空,是“女娲灵石”孕育,因为当年女娲的“补天范围”或也包括我们这里呢。

  话说回来,正当这五座神山被巨鳌稳住,先民们安居之际,“龙伯之国”的巨人种族却蠢蠢而动,开始入侵归墟他们举足几步就跨到了神山边,放下钓钩,一下子钓走了六只神鳌,致使“岱舆”、“员峤”失去了羁绊,各自飘流到北极,沉入汪洋大海。数以亿万计的远古居民被迫流亡到其他地方(有一说流亡到美洲)。值得一提的是,有人还大胆猜测,在北极沉没的这两座山,就是神秘古国亚特兰蒂斯,即“大西洲”。

  而当时,天帝十分震怒,他把龙伯国驱放到凶险危困的地方,并大大缩短了巨神们庞大的躯体,一代比一代矮;但此后,巨神的躯干还有数丈之高。有意思的是,在位于我市灌云县著名的“大伊山石棺墓葬”里,曾发现几具上古时代的遗骸,据附近村民说,“挖出来的遗骨很高,很长,但腐烂了。”而现场的确有几具女性遗骸,身高大约都在1.7米,接近1.8米这在上古时代实在算是“巨人”了。这不得不叫人浮想联翩:这个石棺墓是否与《山海经》的里“大人国”或“龙伯国”有关呢?

  话说回来,对于归墟中这“三神山”的具体位置,自古以来争议颇多;而其中有一种说法认为,这三神山,与今天分作南云台、中云台、北云台三部分的云台山所处位置较为吻合。事实上,有据可考的是,在清代早期,云台山还分三块,“漂浮”于东海,到了清康熙七年(1668年),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旷古未有的特大地震郯城地震,这场8.5级的特大地震,使得黄河改道,猛烈泛滥;千年古城下邳被毁灭性淹没,而云台山下的海岸线年前后,三座“神山”跟陆地连在一起。

  最后,再说个趣闻,曾有人在网上发帖称《鬼吹灯》的真实作者,是连云港东海县一位退休老教师王阅枚,意在质疑天下霸唱在“抄袭”。这事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以致逼迫天下霸唱公开澄清,最终认定,这只不过个谣言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