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学威龙”进“城”挑战

  “我做了十年餐饮,他是我见过最聪明的老板……”餐厅的一名同事如是评价她的90后Boss陈定邦——— 一个从未做过餐饮、从中山大学辍学来创业的23岁澳大利亚华裔男生。

  上个月中旬,陈定邦的素食餐厅在高德置地广场开业。许多听过陈定邦经历的人都认为他“太任性”了:在澳大利亚留学主修营销专业,只读了一个学期就不想读了 ,搞 起 了 网 店 ;2012年又以留学生的身份入读中大,一年后跑去上海学习餐饮;在上海餐厅当学徒时,就打定主意要回广州开餐厅。

  “上海人更讲究吃的环境,很多时候他们更愿意为排场埋单。而广州人要求好吃、实惠,这才是具有挑战性的。如果在广州可以做好,到全国开店都没有太大问题。”餐厅选在珠江新城中心商务区,陈定邦说是看中这里的主要消费群体——— 写字楼白领。

  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陈定邦爱玩网游也爱运动。但为何会爱上大部分90后年轻人不感兴趣的素食呢?陈定邦笑称自己是个“奇葩”。在他看来,素食是食物的最高境界,既保持了食材的原汁原味,又有层出不穷的做法。

  很多都在实习,他们经常在微信上抱怨工作有多辛苦……这是必然的,只是他们还没习惯而已。工作没有轻松的。”陈定邦现在每天早上起床洗漱完就回餐厅,两点一线,逢周一还要亲自去采购食材。“每天都在实战中学习,工作时不会累,但一停下来就挡不住疲倦,有一次我去剪头发,发型师几乎要一直抓着我的头发才能继续剪,我整个人已经困到歪睡过去。”

  大部分人习以为常的刷朋友圈的动作,对陈定邦来说却是市场调研的一部分。微信圈通讯录中很大一部分是客人,“通常都会看一下他们在关注什么,例如去了哪些餐厅,吃了什么菜……做得好的我会特地开车去试一下。”

  为训练味觉,最高峰的时候,他试过一天花3000多元点各种菜,还吃遍了广州所有带咖喱的菜。现在只要一入口,陈定邦就大致能分辨出食材和做法。他说,他的手机设密码,纯粹是为了保护“偷师学艺”的成果,因为备忘录里全是密密麻麻的试菜体验。